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都市新闻 > 正文

童世明诗境山水画赏析

1

中国山水画是成熟最早的画种之一,也是人类最早的绘画表现形式。从山水画诞生之日起。它所承载的就是物质和精神的交融。艺术家只注重精神的表现与精神的追求的最大化。也就是精神的纯粹性。在任何艰难困苦的环境中都葆有其追求,才可能有人文精神和独立人格,如果仅依靠技巧而将笔墨和精神分割开来,其艺术价值必大打折扣。

005

赏读童世明的系列湘西山水画作品可以看到,他对中国山水画的艺术精神领悟极深,能把山水画史作为“技”来研究,进而服务于自已作品的创新,使传统的传承、弘扬能落实到实践的实处,以开拓自我面貌。用苏轼的说法,便是艺术的境界应该是“由道而技”,在二者不可得的情况下,无道有技,还不妨“技近乎道”,而有道无技“则物虽形于心”,不形于手”,艺术只剩下了观念,只能说是艺术之“过,而决不能说是“功””。正是基于童世明对诗境山水画的深入地研究以及把历代各家笔墨技法与造化形象的具体印证,反馈到其作品中,便形成了不与人同的艺术风貌。童世明于王蒙、石溪用功最深,体会也最深,而笔墨的朴实沉厚,又有沈周的性格,因而形成了其作品的宽博气象。

006

文如其人,童世明的艺术追求正如他的名字和斋号一样,他向往对纯净莹明的现代审美情趣的表达。他的斋号是“逸品堂主”。旨在追求高尚,雅逸的品味;其字号为“湘西逸人”,意在以天人合一之心性的天然写家山,做真纯如山民一般心底澄明逸静的人。

007

用心解读童世明的近期山水画作品,我们就能走进他所营造的山水诗境,从他的湘西系列作品来看,画面结构清晰,用笔遒劲而兼清岚墨气,于积染之间得空灵雅逸,深厚华滋之韵致。不论疏简,枯湿浓淡,疏密聚散的笔墨点线大都运用繁线并辅之以清新明丽的色彩铺染,以配合二维形象的描绘,显得大气淋漓,情调爽朗,这就说明他的艺术追求不仅仅在于“论笔墨之精妙,山水决不如画”,同时还在于“论蹊径之奇怪,则画高于山水”。其山水的蹊径形象,除了依赖于笔墨的精妙,还在于其以诗与画,境与意、意与情、情与诗为交融。如果说,童世明的山水画在笔墨和蹊径两方面更多地着意在传统的气息,那么,他的诗境追求则赋予了传统以新意,拉开了与传统山水审美观感的距离,拙朴的笔墨笼罩以清秀的色彩。于平正雅逸中又焕发出灵逸聪颖的风华,形成了自我的面貌,这一风华,因为是从厚积的基础上薄发出来,有脚踏实地的功力基础,所以相对有股超越的冲击力,更具绵延不绝的亲和力和艺术感染力。

008

此外,童世明的作品注重描绘对象的内在气韵,画作沉静,安逸,别具一番文人雅淡的韵味。他把自己的情感与民族的传统精神文化融汇于一体,不仅较好地传承了中国山水画的艺术精神和笔墨程式,更有自己独特的笔墨追求。其作大多整体淡雅而层次丰富,颇具弘仁,龚贤之气息。而且,他带给我们的视觉体验也不是古人图像的简单重复,而是消化之后的重新运用,其作在传统气韵中融合了自己的视觉体验,多将传统的构图方式结合于现代性的空间感受,具有一种写生感,而细微的笔触之间,则透露出他对光影塑造的理解与表现,这使得他的画面在体量感上有别于前人,实现了一种境界清淡与空间积体的有效融合。同时,他对造景的感受来自于自然与造化也绝非抄袭古人。正是他对传统和西画技法的吸收改造与融合,使得其作在抒情与气息上与传统获得了连接,在视觉空间上获得了当代感的图像体验,并形成了浓厚的抒情风格。他在创作中把自己跳动着的磅礴的感情,春蝉吐丝般虔敬而又深情专注地化作笔下的功夫,把自己的深沉思考通过水墨技艺而变成独特的审美透视,散锋峻点山色,灵动飞扬,细腻而又富有层次,有与天地交流的道家生命意识,更包容进佛家慈悲为怀的理念及其庄严神圣的外在特征,而这些内容的笔墨又完全是充满了儒家精神的技法。

009

中国画笔墨集造型,传意,流美于一体,是高度凝炼,浓缩的艺术手段,是多功能复合载体。前人论画说“凡状物者,得其形不若得其势,得其势不若得其韵,得其韵不若得其性”。笔墨是表达人们思想情感的形而下的工具和手段,它所表现出的笔情墨趣是形而上的,它既具独特的形式美感,又具人们情感追求的最高审美境界。一幅中国画的笔墨,要能在表现形、势、韵、性等诸方面的都达到令人叹服的高度,才是充分发挥了笔墨的功能,才称得上是笔精墨妙。

010

从童世明《黄岩秋水静静流》、《湘西十月艳如妆》、《苗乡醉秋》、《瑞雪兆丰年》等作品来看,其朴拙雄浑,粗旷豪放及极富情感与视觉张力的独特画风渐趋形成。其作无一不呈现着从画家心间流淌而出的蓬博向上的生命力,欣欣然,活脱脱,呼之欲出,给人一种直抵灵魂的感悟。在笔墨语言的运用中,他师承传统又能以自己的感悟和理解赋予其作品以时代精神,成功的融入现代的构成和丰富的色彩,为其作品注入了生机和活力。他善于用墨,这全得于恩师张仃先生的启蒙使的他对黑白有着诗意的理解,他以精墨大写,直取山川灵魂。正是他能娴熟地运用这两种特质,所以他的作品既有山辉川媚之姿,又能有蕴玉藏珠之富;呈示出厚重、磅礴的气势;他擅于放笔抒怀,淋漓尽致地展现东方水墨的无究魅力,形成富涵文人气象的笔墨语言特色。童世明的作品呈示出的是传统面貌,但又由传统风格转向意向形态,即在具象与抽象之间借助笔墨,情感和他丰厚的传统学养与现代审美意趣的自然流露。

011

在当今画坛多“心浮气躁”的创作心态和“浓重粗野”的时风下,童世明的诗境山水画作品给我们带来了一股清新之风,同时也更显得清“冷”理智而难能可贵。这也得益于他数十年从事美术创作研究而形成的严谨的治学态度。在童世明的眼中,绘画不是一种时尚,而是一种艺术史自身演进的需求结果,也正是他这种对传统的执着坚守和孜孜以求的开拓创新,赋予了其作品丰厚的人文价值和内涵。

童世明正值盛年,我们深信:未来的日子里,他必将为我们带来更多的精彩。

(文/辛民 系著名文艺评论家)

广州展简历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怀化日报”“来源:边城晚报”“来源:掌上怀化”“来源:怀化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怀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大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