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都市新闻 > 正文

天南地北怀化人丨龙勇诚,断不了的“滇金丝猴”情缘

77_副本

2013年7月 14日, 中法联合实地勘察滇金丝猴全境走廊途中, 龙勇诚与法国专家交流。(记者 陈甘乐 摄)

2017年,是怀化籍原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中国项目首席科学家、中国灵长类专家组组长龙勇诚离开发现、研究、保护“滇金丝猴”工作岗位的第三个年头。

对于崇尚世界濒临动物保护的龙勇诚来说,虽然离开了舍不得离开的“特殊”工作岗位,但心与滇金丝猴的距离更近,按他的话说,到了“不离不弃”的地步……

母校“拙见讲坛”回眸“猴缘”

近日,中山大学校友“拙见”讲堂正式开讲。作为1978级生物系动物学专业校友,龙勇诚应邀讲述35年前从中山大学动物学专业毕业,到世界著名动物王国的云南遇到美丽动物滇金丝猴,并与之结缘,终身难解的往事。

“滇金丝猴是世间长得最像人的生灵,堪称世界动物最美之一。它的面庞白里透红,它的红唇性感十足,它的长相很像国宝大熊猫,它的家园在雪山之巅。所以,人称红唇一族或雪山精灵”。面对济济一堂的母校师生,龙勇诚声情并茂地介绍滇金丝猴。

龙勇诚说,在他的心目中,滇金丝猴也是国宝。1983年,全球第一个滇金丝猴保护区在云南白马雪山正式成立。两年后,一个偶然机会让他了解到当地村民和保护区工作人员竟然不知道滇金丝猴长啥模样!说滇金丝猴是一种黄毛短尾的猴子。但他心里明白村民和工作人员把普通猕猴误认为滇金丝猴了。

当时,龙勇诚一种“天降大任于斯人也”的责任感油然而生。从此,他与滇金丝猴之缘一发不可收。他一头扎在滇金丝猴王国中遨游了三十多年,滇金丝猴业已成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滇金丝猴们的倩影永远驻足他的脑海,令他魂牵梦绕。

请全国人大代表提交“护猴”提案

退休下来的龙勇诚特别关注关爱滇金丝猴。

2017年11月18日,由阿拉善SEE生态协会西南项目中心资助的“滇金丝猴动态监测项目”宣告启动。作为中国首次开展的滇金丝猴种群数量全境同步动态监测,云南大学、大理大学和相关保护区等8家机构踊跃参与。因此,龙勇诚感到自己“此生再无遗憾”。

2015年,龙勇诚请全国两会代表提交了他的两份“两会”提案,一份是关于滇金丝猴的保护,另一份是关于原始森林的保护。提案中,他迫切希望由国家来组织一次对滇金丝猴的系统调查。 他认为,随着原始森林面积的减少,滇金丝猴正面临销声匿迹的危机。同为国宝,同样“穿着黑白服装”的滇金丝猴,却迟迟没有得到像大熊猫那样的关爱和垂青。“大熊猫已进行过4次国家调查,滇金丝猴却一次也没有。”

2017年3月,全国人大代表杨宗亮向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递交了由龙勇诚等科学家协助撰写的《关于加大滇金丝猴保护工作力度的建议》。环保部答复表示,要“加快推动滇金丝猴种群监测和栖息地恢复工作”。

心系滇金丝猴保护区当地居民

龙勇诚与全球第一个滇金丝猴保护区——云南白马雪山感情深厚。

20多年前,龙勇诚引导滇金丝猴保护区内的猎户们放下猎枪,加入守护滇金丝猴和原始森林的队伍。但是保护区的前路依旧困难重重,摆在面前的最大问题是如何改善当地居民的生活条件。

“大家都在做中国梦,都在追求更加富裕幸福的生活。但是保护区居民的生活水平却普遍低于周边地区,他们也迫切地渴望提升。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其实最应该得到政府的资助,但却因为人烟稀少而受到忽视”。龙勇诚深情地说,当地居民觉得他们的牺牲和成就得不到尊重,守护原始森林的积极性也就逐渐减弱。保护区的巡护员不管刮风下雨,在每天早晨四五点就要到森林去,工作强度极大。虽然开展了一定程度的旅游项目,用门票收入来给巡护员发工资,但目前巡护员的月收入仅有千余元,比周围地区的平均收入低很多。

2017年,龙勇诚在他的朋友圈发起了巡护员生计改善项目的公益众筹,以此改善猎户们的巡护条件。他呼吁说:“我们需要尽快地关注这些人群。不仅应该关心雪山精灵,更应该关心那些和雪山精灵同处一片家园的人们,让他们为雪山精灵而自豪、骄傲,让他们更好地去保护雪山精灵,保护这片家园”。

呼吁全社会保护滇金丝猴

龙勇诚是中国最早开展滇金丝猴野外研究的科学家之一。

从1987年开始,龙勇诚用了近三十年时间研究和保护世界濒危野生动物滇金丝猴,使滇金丝猴由最少时的1700余只增加到3500只。退休后的他一直以志愿者的身份开展“猴年护猴系列活动”,全身心在公益领域继续保护滇金丝猴。

“滇金丝猴的保护工作,不仅关系到与之共栖的多种珍稀濒危动植物,更关系到人类的地下水资源,关系到保护区居民的生活以及知识的传承和弘扬”。龙勇诚把护猴工作做到极致的同时,也考虑到了其背后更深沉的意义。

对滇金丝猴的保护现状,龙勇诚流露出担忧。他说,国家对大熊猫及其栖息地保护得非常好,但是对于其他物种,特别是在云南这个动植物王国的投入还是远远不够。他感觉云南的动植物王国正在消亡,滇金丝猴这个问题更没有得到人们的高度关注和重视。他之所以那么努力地去做滇金丝猴的研究,是因为滇金丝猴所栖息的原始森林与人类息息相关。

2013年,广东中山大学校友曾宪梓通过电视栏目了解到龙勇诚保护滇金丝猴的事迹,为之深深感动,想要捐给他100万港币。龙勇诚在获得曾宪梓先生的同意之后,次年将这笔钱转赠给母校设立了中大灵长类研究基金,用于支持母校的灵长类研究。他希望能继续和学校合作,将研究基金做大做好,获得更多人的认可和支持,为母校招揽更多高水平的人才,让中大变成火车头,以此带动中国整个灵长类学事业的发展。

“在云南接近40万平方公里的面积中,原始森林最多达到2万多平方公里,即占到5%左右,而95%的面积已经不能称为动植物王国了。滇金丝猴的栖息地能占到5千平方公里的原始森林,保护滇金丝猴可以拯救云南动植物王国中四分之一的面积。”龙勇诚认为形势很严峻,需要让国人知道动植物王国正在‘亡国’,他甚至提出“拯救中国最后的原始森林”这样的口号。(怀化日报记者 陈甘乐 )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怀化日报”“来源:边城晚报”“来源:掌上怀化”“来源:怀化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怀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洪玲娣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